yellowtwoman

煞笔

强项令·【体检(上)】

天腐的多喵:

失踪人员周更诈尸


一个很污很污的脑洞


每次更新再奋力地捞一下逐世预售链接: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20864392477&qq-pf-to=pcqq.c2c


逐世二宣&试阅走:http://tianfudeduomiao.lofter.com/post/3157c1_7bd9351


 


 


对于体检这个事情,其实一开始所有人都没把它太当一回事。 


不就是体检嘛……


“等等!”黄少天一只脚踩在沙发上,捏着那张纸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念着,“喻文州你今天必须给我解释一下,精神体专项体格检查是什么意思?”


喻文州抬头看了眼恶霸一样就差扑上来咬人的黄少天以及踩在自己两腿之间的那只脚,好脾气地又给黄少天耐心地解释着:“意思就是,不仅是要对你的身体经行体格检查,还要对你的精神体经行体格检查。”


“哈哈哈哈,”张佳乐第三次从睡梦中笑醒,捏着身旁已经无可奈何的孙哲平和美洲豹表情猖狂的不能再猖狂,“苍天有眼啊咩哈哈哈哈哈!”


虽然对哨兵本身经行体检和对其精神体经行体检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差别,精神体的身体状况直接影射哨兵本体的精神状况,所以一般来说检查单一方面的体格素质就好了。


但是拥有猫科精神体的哨兵们,一向是对精神体的体格检查的态度是拒绝的,他们宁愿真身上阵也不愿意交出精神体。毕竟真人的话,面对治愈系和精神控制系的向导好歹还有那么一点反抗的余地。


当然也不是每一个向导都表现得那么愿意要去当一下体检人员的,突出代表就是微草的方士谦。他一脸不耐烦地给自己带手套,一边眼神止不住地往趴在桌子上温顺可人漂亮精神的挪威森林猫那边瞟:“就算我是一个治愈系的向导,就算是我本职还是个军医,但是我又不是兽医,凭什么检查精神体也要叫上我?”


“唔,”王杰希朝着自家精神体招手,一边抱起它由着小家伙叫得甜腻地舔自己下巴和脖颈一边自言自语地往门外走,“听说喻文州一个人摁不住自家那只小豹子,那正好我去帮个忙好了,顺便也给你检查检查。”


挪威森林猫毛茸茸的小爪子搁在王杰希的肩膀上,朝着方士谦露出了半张乖巧的小脸。


那小模样萌的全联盟的向导都没法抗拒。


方士谦抱着挪威森林猫上下顺毛的同时第一百零一次开始自我反省,说好的要打压一下这个小鬼的嚣张气焰呢?为什么每次都抵不住诱惑?抵不住诱惑啊啊啊啊!


但是在美人喵面前,抵制诱惑是什么?


方士谦毫无节操被诱惑俘虏上下其手把挪威森林从头摸到尾,挠着猫咪下巴看着它眯着眼睛发出咕噜声的时候方士谦觉得人生都要完美了。哎,要是某个小鬼和他精神体一样讨人喜欢就好了,那样就算是脾气阴晴不定想起了时不时给自己一爪子都心甘情愿啊。


没节操的不只是方士谦一个人,叶修完美解释了什么叫做不要脸。他一身白大褂衣冠禽兽地出现在他们唯一一个小向导军医安文逸身边时,方锐第一个发出了惨叫。


“林大大救命啊!”方锐和自家拥有全联盟眼睛最大最水汪汪的长尾虎猫一起挠墙,“小安就算了叶修他还来是个什么鬼!治愈系和控制系他占哪个他凭什么也要来帮忙体检?!”


叶修叼着烟给自己带上手套,拎出手术剪咔嚓咔嚓几下:“很不幸,作为模拟型的向导,我可以变成任何一种你们需要的向导类型。来吧点心大大,由于我对你的爱可以让你来选一下,你是喜欢治愈系的向导一点还是喜欢精神控制系的一点?”


“我都不喜欢!”方锐简直要抓狂了,“我喜欢林大大那一款的叶修你走!你放过我!”


苏沐秋陡然从叶修一句话里面感到了危机感,他觉得自己要是不做些什么叶修真把那个方锐咋了怎么办?于是他丝毫不注意在公共场合的形象,和自家白虎一起抱着叶修的腰扭来扭去:“只有治愈系和精神控制系两个选项吗?人家觉得不够怎么办?有没有时间长一点的选项我们可以趁机好生深入交流一下嘛!或者每一个我们都玩一遍阿修你说好不好?!”


苏沐秋一旦当众不要起脸来叶修都招架不住,更何况苏沐橙还不在苏沐秋更加肆无忌惮的当众耍无赖。方锐似乎看到了希望的曙光,正准备逃离这个深渊奔赴自家林大大的怀抱就被苏沐秋连人带喵踩了尾巴尖拎回来。


“要去找人啊?”苏沐秋笑眯眯地围着方锐转了两圈,“行,关起来让你的林大大交赎金嘛,你看老魏都是两箱资料才卖出去了,我觉得你能买个更好的价格。”


方锐此刻才发现,论起搜刮资源的能力,一打叶修都比不上眼前这个吸血鬼。更何况叶修不仅不阻止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他还特别乐于助纣为虐。


方锐对这个队友都能拿来卖的地方充满了绝望,满心期待的等待着他家林大大神兵天降。然而他并不知道他家林大大现在一点都想不起来拯救他于水火之中,正忙着和张佳乐一起去围观即将要送上张新杰手术台的韩文清的那只东北虎。


精神体体检这种事情一般来说应该由治愈系的向导来完成,控制系的向导虽然比不上治愈系的来得更加得心应手但是他们能最大限度的压制住精神体的反抗。但是凡事都有余地,如果哨兵有长期固定的高契合率的向导,只要按照步骤来测量好数据交给治愈系向导汇总,一般情况下还是允许其他系的向导对他们的哨兵进行体检的。


“所以你要来围观一下张新杰怎么对老韩家的,”林敬言拍了拍孙哲平的肩膀却对着张佳乐说,“然后回去怎么对你家大孙的?还为了防止老韩黑着脸轰人你连肉盾都带好啦?”


孙·肉盾·哲平的脸色和韩文清同出一辙的难看。


其实,体检并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精神体专项体格检查也不是什么可怕的事情。


可怕的是猫科精神体的体格专项检查里面,有一项是体温测量。


“亚历山大,”郑轩靠在门上喃喃自语,“不就是体温测量吗黄少你反应这么剧烈干嘛?”


“感情捅的不是你家的你不着急!”黄少天单手抱着小云豹试图把自己往墙角再塞进去一点,一边挥着指刀眼睛瞪得溜圆,“喻文州我警告你不要过来!叫了帮手也没用本少不测就是不测!有种把精神结界关了我们一决胜负把我关在屋里守株待兔算什么本事!”


“其实我没打算守株待兔的,”喻文州理了理刚刚被抓得一团乱的衣摆,示意郑轩只用堵好门就行,“我在等人。”


黄少天已经把必杀的目光转移到守着整间房子唯一出路——那扇门的郑轩。喻文州在等谁?毫无疑问,当然是在等能收拾自己的方世镜啊!!


“郑轩我跟你说……”


“不让,”郑轩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靠着更舒服一点,“让了我会死得更惨。”


“不让我就搬到你屋里去睡!天天在你耳边念死你,从早上开始一直念到晚上!怕不怕怕不怕?怕的话就给我让开!”


郑轩迅速抬头看了眼喻文州的表情后,摸出了耳塞给自己把耳朵堵上。


“啊啊啊啊郑轩!你有本事把耳朵堵上你有本事听我说完啊!”


各个战队这一天都很鸡飞狗跳,像微草这般每个哨兵都乖乖地心甘情愿诚服在自家战队治愈系向导手上的实在是极端案例。当然,哨兵服从精神体体检命令的态度良好和他们每个战队治愈系向导的武力是呈现绝对正比配置的。霸图的哨兵们也很乖,一个是因为他们战队治愈系向导心太脏,一个是因为他们队长都乖乖地双手献上了自家精神体其他人你还要副队亲自来请吗?!


“我不要啊啊!”黄少天死命想要挣开捆着他手的领带,“虐童你们这是!非法的犯罪的!有胆放开我放开我!我不要测体温!有没有人权啊有没有道德底线啊有没有人性啊!”


方世镜扶了把自己的眼镜,弹了弹手上的温度计:“首先少天你都发育到青春期了,就一个体检不存在所谓的虐童犯罪。然后文州你把他摁好就行,或者黄少天你再挣扎下去,就换成我来摁人喻文州来测体温?”


桌子上被绑死在了凹槽台上的小云豹,只剩下吚吚呜呜死命扭腰做无谓挣扎的份了。


“乖,放松点,”方世镜熟门熟路地摁住了小云豹腰和后腿一带,迫使他翘起屁股以便自己拎起尾巴看了看,“不就是测个体温吗?被捅过就自己放松些,没被捅过就当人生阅历了。”


黄少天脸红得都要滴血了,喻文州拍了拍他的背权作安慰地把他搂进了怀里:“不怕,就是一个量直肠体温吗?捅的还是精神体,几分钟的事我帮你把你们之间的联系缓阻一下?”


“缓阻有什么用?最后怎么着我还不是要接收到来自精神体的感官反馈?捅他和捅我有什么区别你告诉我?!除了捅他的温度计捅我的是……呃……”


郑轩都默默地掩面离开,这都什么事哟亚历山大的,大好的一天非要把我从床上拽起来看热闹。


方世镜挑了挑眉毛,感受到手下肌肉绷得死紧的小云豹,把温度计往前略微使劲推了推:“不说了?”


那一下推进去太突然了,黄少天一点防备都没有在不知不觉中,就被两个向导联手经行的精神引诱转移了所有放在他精神体上的注意力。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什么都晚了,他只来得及扣紧了喻文州的手腕然后一口咬住他的脖子,把自己剩下半截惊叫和一肚子脏话全部咽了下去。


喻文州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把黄少天的脸:“别逗他了,真的现在有够烫手的。”


黄少天把自己脸埋在了喻文州的颈窝,双腿不自觉地磨蹭了一下,这回真的彻底什么都不想说了。


同样什么都不想说的还有韩文清,以及同样黑着脸的孙哲平。


“啧啧啧啧,”张佳乐围着手术台转了第五圈了,“新杰宝贝啊,温度计只有这么细的吗?”


张新杰甩了甩温度计:“粗的测量精度没有细的好,这个是标准体温测量温度计。”


“哦~”张佳乐继续围着东北虎转圈,转的孙哲平都要忍不住把他拖走之前又爆出一句话,“没有粗的那多捅几根有助于测量结果更准确吗?”


林敬言啧啧几声摇了摇头:“张佳乐你直接问有没有带着温度计功能的按摩棒型号多好。”


孙哲平太阳穴附近的青筋跳了跳。


“不不不,”张佳乐拼命地摇头,“其实我更想问有带测量温度功能的套子吗?”


孙哲平这次直接捏着张佳乐的脖子把他拎到自己面前,一字一句都像是从牙缝里面挤出来的一样:“你拿套子有用么?还是说你已经饥渴到要对他试试你那杆枪有多硬是吧?”


林敬言看了眼脸都黑透了的韩文清,再看看提着美洲豹后脖领子恨不得把张佳乐褥回自家被窝的孙哲平,觉得自己和张佳乐什么的比起来简直太让人省心了。不过这么热闹的事情必须要和自家点心分享一下啊……等等……怎么不接我电话?方锐你跑哪去了?


方锐正在挠墙外加看热闹,暂时接收不到自家向导深情的呼唤。


于是林大大继续兴趣盎然地围观张新杰怎么对老韩的精神体东北虎经行体格检查,按理说,这种检查也没啥好看的,但是张佳乐就是对某几项指定检查项目意外的执着。


好比现在正在经行的测量直肠体温。


啧,韩文清的脸现在不仅黑透了,林敬言往他下半身看了看,拳头都握起来了手背上青筋一条一条的清晰可见,不过现在怎么都觉得老韩腰比往常板得还要直啊?


张新杰扶了把鼻梁上的眼镜,拍了拍表情严肃直视前方的东北虎的屁股:“别紧张,夹紧点。”


“简直想拍照留恋一下,”张佳乐搂着张新杰的肩膀兴致勃勃地戳了下东北虎的屁股,看着露出半截在外面的温度计莫名有些手痒想去弹一弹,“戳上去好硬,就这样捅进去就行?捅多深?需要让它夹多久?”


“一分钟就好”张新杰不动声色地把张佳乐四处戳得不亦乐乎的爪子引到了孙哲平身边的美洲豹身上,“按照猫科体积不同来看,这种大型的猫科温度计进去到其长度一半就可以了。”


“嘿嘿嘿,”张佳乐抱着美洲豹的大脑袋狠狠搓了几把,“乖,看到没有,上面躺着那个就是你的先辈典范,待会回去也这样给我躺着夹紧了!不然我就把你交给我家新杰检查咩哈哈哈哈!”


张新杰看着韩文清背着他们腰都绷死了,有些迟疑地伸手顺着东北虎的脊背上下顺了几下:“也别夹太紧了,待会夹断了就更不好处理。”


这个时候韩文清的脸色实在是太耐人寻味了……


林敬言此刻都不得不佩服韩文清的修养能让他憋到现在没发作揍人,这么能忍简直是天使。所以到底是谁说老韩脾气坏的?他除了那张脸可怕了点到底哪里让人觉得他脾气不好了?


至少,打林敬言到了霸图,看到的都是张佳乐一点就炸倒没见过韩文清大发雷霆。


不过对于张佳乐老是热衷于挑战韩文清底线这种事情,看在他是张新杰的好哥哥以及他发起疯来能摁着叶修和韩文清两人一起揍还揍翻过两次的份上,老韩还是多忍忍吧,忍着忍着什么时候就习惯了。


那一瞬间林敬言突然明悟了,为什么那个从张佳乐手下出来的叫唐昊的小哨兵脾气那么冲了,一准是被张佳乐刺激并揍出来的。


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爆发啊。


孙哲平拍了拍韩文清的肩膀,特别意味深长地看了张新杰一眼,然后拖着惹祸包张佳乐迅速逃离即将爆发的事故现场。


测完体温后要进行的项目简直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啊。


虽然直肠体温检查已经很非礼勿视了,一般来说对于敏感又记仇的猫科哨兵们,这种事情是不允许围观的。就好比方士谦虽然时常做出一脸我不服这个小鬼的样子,但是在关键时候还是武力镇压了所有想看他和王杰希热闹的好事之徒,然后扣上门专门给王杰希家的精神体做体格检查。


关上门大的那一刹那在众人面前又乖又萌,和自家主人完全是两个样子的挪威森林立马恢复自己高冷的脾气,溜达进自己主人怀里就拿屁股对着方士谦了。


简直和他主人一个招人生气的坏脾气!


方士谦努力维持自己脸上的耐心:“给你三秒,给我过来乖乖趴好撅起屁股!”


唔,过去了三十秒,王杰希依然坐在床边给自家精神体顺着毛,根本动都没动。


好的,不过来是吧?不过来就不过来,我过去就是了。


节操什么的,方士谦他这辈子就没捡过。他径直走过去将就着王杰希抱着猫咪的手就顺着脊背摸下去,然后拎起了猫的尾巴。


喵喵喵!喵嗷!


猫咪真的是一种小气又记仇的恶魔,方士谦顶着一脸挠痕终于把那只挪威森林摁上了手术台。


为此,王杰希在内心给自家精神体鼓起了掌,干的真漂亮。


似乎在队友和外人面前格外稳重的两个人,一旦独自相处心态能互相小了十多岁。


“王杰希你幼不幼稚!”方士谦固定好猫咪地爪子轻轻弹了个脑瓜崩上去,“操纵精神体跟我对着干很有意思吗?多大的人了你是没事找事干非要跟我对着干是吧?”


“也没多大,”王杰希老神在在地捧着杯子看着窗外,“比你小而已。”


吵不过正主,方士谦冷笑着伸手去揉被拉开四肢绑在手术台上的猫咪腰上的肉,然后狠狠搓了搓肚子:“胖了啊,肉都比上次厚实了。”


王杰希诚恳地点了点头:“没办法,你调养的好。”


方士谦深深地深呼吸了几下,背过身去决定还是干脆武力镇压好了,反正每次都吵不赢!


不过……手下这只小的想镇压也舍不得啊啊啊啊啊!


方士谦觉得自己肝儿疼,被气得,两只都不是什么好解决的偏偏哪一只都把自己吃得死死的。对外倒是一致对外到了对内的时候……


得,自己就是被一致对内收拾的那个。


总有一天……


他像是想起什么了一样突然脸色好看了很多,嘴角微微翘起的弧度带着难以言说的得意。方士谦稳稳摁住猫咪的后腰,示意他不要乱动,然后摁着弓起来的两条腿骨轻轻地把温度计推送了今进去。


我们时间还很长,收拾人的办法有很多……


比如前段时间的某个下午,方士谦舔了舔嘴唇,突然觉得某些方面来说,手下的这只和他的主人真的算得上顶级的美味了。


检查才刚开始,只是查体温而已,开胃菜罢了。


 


 


【一】


有人问老魏呢?


老魏两箱资料被伞卖给镜镜啦~~~


直肠测体温而已!真正污的还没开始呢!


方锐大大家的大眼睛


长尾虎猫


绝对超乎你想象的真挚……



噎……


发现……看完番外后……


我家谦儿哥……


似乎同样走上了一条异样的鬼畜之路……


 (这教科书一般的傲娇哦……)


 


(总觉得谦儿哥以守护天使进全明星是有原因的


多半是被杰西卡哽的


时刻想要暴走举斧子砍人的奶啊~~~~)


 


韩队对不起……


别指望有人管管乐乐了……


他可是疯起来一个人干进决赛的汉子= =


要么干掉老韩加新杰要么干掉老叶加沐橙或者喻总加黄烦……


虽然最后总是被被杰西卡和方神干掉了……


但是我乐永远17!


(然而心智只有7……(被痛殴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027)
©yellowtwoma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