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llowtwoman

煞笔

强项令【3】

天腐的多喵:

叶修看着自己一烟灰缸的的烟头,伸手在床头摸了一圈又收回了手。


“老魏,你要是被方世镜禁烟了就别连累我行么?”叶修表情复杂地夹着一根烟抽也不是不抽也不是,“还有你准备占我床多久?”


“等张佳乐回来为止,”魏琛只穿着一条大裤衩,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彻底把叶修的床霸占完,“还有烟么?”


“没了。”


魏琛睁开眼看着叶修把所剩不多的烟全部扔进了自己兜里然后红口白牙地说没有了。


“叶修,”魏琛苦口婆心地劝导着,“做人不能这么自私啊……”


“是啊,”叶修顺口接到,“刚上了床下床就翻脸爬到别人床上这种事,也只有魏琛你干得出来啊,你这么自私对得起跟你多年的方世镜么?”


被揭了老底的魏琛淡定地翻了个白眼给叶修:“你是羡慕啊还是嫉妒啊?”


叶修拎起电话轻描淡写地表示:“我只想告密。”


“哦,说我上了你的床?”魏琛丝毫不以为意,“没事,咱两谁跟谁啊,不就上个床嘛。”


“谁说上床的事,我跟他聊聊你那童养媳的事。”


“叶修你妹!”魏琛一个打挺从叶修床上爬起来扑上去抱住叶修的大腿,“冤家啊!你就忍心这样对我?!那是咱两的骨肉啊!”


叶修打了一个冷战,一脚踹开魏琛,觉得浑身鸡皮疙瘩都要掉了。自己真的很有必要和方世镜聊聊,听说方世镜十项全能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治精神病。


估计不能治,不然也不会放着魏琛到处发疯。不过方世镜不能治的,不是还有方士谦么,实在不行,打一顿估计就好了。


“那是你的骨肉,”叶修把自己的脚从魏琛手里死命地抽出来,“跟我没关系!我最多算是一个接生婆你懂么?你背着你家男人跟谁乱搞出这么大个儿子我怎么知道?”


“反正说出去你也不清白,”魏琛朝着叶修眨了眨眼睛,“谁让那个小家伙是咱两一起发现的呢?是吧冤家?”


叶修看着魏琛胡子拉渣的一张脸,本能地想找个地方吐一吐。


“大叔你不要乱攀关系,”叶修在自己身上摸索了一会拎出一把短匕,“我这么英俊潇洒的向导有排着队的哨兵想跟我有那么一腿,我会看上你这种姿色的?你要么给我滚远点要么……”


魏琛识相的放开了手:“大哥,帅哥!我们有事说事别动手!你看我这么善良柔弱贤惠可人……”


叶修一巴掌拍翻魏琛:“你留着回去恶心方世镜行不行?”


这似乎不行……


魏琛掰着手指算张佳乐消失了多久了,按理说他该把黄少天带回来了怎么现在还没有消息?难不成这两只一见钟情就私奔了?


魏琛越想越觉得不对头,在一群哨兵看来张佳乐反正单飞了这么久了,倒不是怕他在野外有什么危险,你看他在自家地盘上揍完熊孩子出门还能接着揍野兽的,简直就是一个熊前辈plus版本。


对,现在魏琛担心的是张佳乐单身久了看到自己小孩把持不住怎么办?自家黄少天正是青春年少掐的出水的十四十五岁,万一要是个万一……


叶修瞅着魏琛一张脸皱成了老丝瓜样,正想着魏琛又开始抽什么神经就被魏琛再次扑上来一把抱住大腿。


“老叶啊,”叶修从来没见过魏琛这么严肃过,“你说张佳乐要是不会来带着我儿子跑了咋办啊?”


“你想多了,”叶修奋力地把自己光溜溜的腿从魏琛身上抽出来,“张佳乐不会喜欢比他还矮的,放开你的爪子你要是觉得哪里不对就自己滚出去看!”


“那算了,”魏琛懒洋洋地又爬回床上去了,“你这比较安全,说不定张佳乐只是又找不到路了呢。”


张佳乐特别容易找不到路,虽说张佳乐觉得这个原因有很多,但是大家都归总为他路痴。


“这条路你已经带着我们转了第五圈了,”黄少天叉着腰直起身四处望了望,“你确定你真的是在排除危险而不是迷路了?”


被揭穿了的张佳乐摁住黄少天顺便再拎过一只小云豹把他两都揍得嗷嗷叫。


“别揍了,”木苏在前面晃了一圈捡到一把左轮,“揍出声响把什么招来了就不好了。”


黄少天可怜巴巴地抱着自己的精神体被张佳乐提着衣服后领拎着:“你不能老逮着我欺负啊!又不是我一人觉得你路痴,走这个地方第二遍的时候那个用枪的也说过你是不是迷路了你为什么不揍他?”


那当然是因为张佳乐要找打得过的揍啊!


木苏拎着黄少天的耳朵殷切的教导他:“不要见人就挑衅,你要学会欺软怕硬你懂么?”


本来还抱着一个正直的、犹如骑士一般向上积极心态的黄少天,被张佳乐和木苏言传身教一般活生生的掰弯了。


“老魏咋把你交出来的啊,”张佳乐有些不解地揉着黄少天的嫩脸,“今年多大啊?”


“十五……”黄少天艰难地把自己从张佳乐的蹂躏中拯救出来,“大叔你是不是羡慕嫉妒本少英俊潇洒甩你娘娘腔几条街的脸啊?!你当揉面团呢?!我靠你再搓试试!你还掐我!”


张佳乐再接再厉掐了几把转过来来对木苏说:“你要不要也来掐一把?野生的哨兵掐起来手感就是不一样!”


“他也是野生的唔唔……你再掐我真的要反抗了啊!”


“对对对,”木苏也加入到掐黄少天系列活动中,“我是野生的没错,但问题在于你可是无污染纯天然野生放养的啊!”


纯天然、无污染野生哨兵黄少天觉得,这是他有生以来最憋屈的一天,连同几年前被魏琛和他带来的那个叫叶修的向导同时逮到也没这么崩溃过。


毕竟叶修和魏琛都是能动口就很少动手的家伙,而张佳乐是热衷于对他动口外加动手。


“摸够了么?”黄少天板着脸问张佳乐,“你再这样下去我叫你乐乐了啊?!”


“叫吧叫吧,”张佳乐搓着软趴趴一只小云豹丝毫不在意,“反正叫我这个名的都是我老婆,你要是想要个名份你就叫,反正算起来你还是我小老婆。”


黄少天闭嘴了。


废弃的工厂里面缠绕着各色的藤蔓,翠绿色缠绕在机床是混杂着各色锈,看上去相当有废土感。张佳乐估算了一下这个厂区的金属含量,神色不是有点扭曲。


黄少天努力把自己塞到不怎么引人注目的角落里面:“都说了你真的迷路了你还不信,在这种地方迷路了又不是啥丢人的事,换谁带路都找不清楚方向你恼羞成怒干什么?!你又来我都没惹你了你还来!我真的打你了啊!!!”


木苏围观了一下张佳乐的施暴现场感叹道:“小孩还挺有绅士风度的啊,不打向导?这么坚持啊,你还不打什么?”


黄少天努力把自己从张佳乐的手中挣扎出来:“我还不打女人!!”


张佳乐愤怒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又迷路了,很大一部分来自于魏琛又骗人他。


如果真的是废弃的军工厂当然很好,就算是捞不到枪支弹药什么的,好歹能捞不少金属配件回去。但是很明显,包括黄少天在内都看出来了……


黄少天更加努力地把自己往不明显的地方塞,免得再次被殃及鱼池。


这地方差不多已经被魏琛搬空了,不然也不会连张佳乐揍黄少天这么大的动静都不能惊动任何活物。


“其实,还算有点收获,”木苏带头在荒芜中翻检着,“很明显第一波扩荒者……好吧就是告诉你这个地方的那个家伙他需要的东西跟我们不太一样,他需要类似于天网或者喷发电网这样便携式远程东西,我需要的是枪系的,任何和枪支弹药有关的都行。”


黄少天稍微露出一个脑袋:“我要冷兵器……”


张佳乐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找你爹去!”


黄少天立马扑上去抱住张佳乐的大腿:“爹!亲爹行了吧!求包养啊!一把都刀不给我简直就过分了啊!”


张佳乐被黄少天神似魏琛一般的厚脸皮惊呆了,被抱住了大腿一时间有点没回过神:“我说你真的不是魏琛背着方世镜和谁生的私生子么?”


黄少天撇撇嘴:“你当他天赋异禀啊能有我这么大的儿子?15岁当爹……哎……好像十五岁当爹也不是太啥天赋异禀啊,下次你遇到他帮我问问呗?”


张佳乐长大了嘴巴,本来以为只是一场家庭情感纠纷案例,现在看起来很有可能上升到伦理方面——当然如果黄少天真的是魏琛儿子的话。


毕竟魏琛捡到他的时候动机相当不纯……


“你认识方世镜么?”张佳乐戳了戳跟在木苏后面搜寻需要东西的黄少天。


黄少天抓了抓后脑:“当我还充满好奇的时候,远远跟着魏琛瞅过一眼。说实话,是个挺强的向导啊,老鬼都不一定干得过他。”


张佳乐在心里面哼哼,魏琛当然干不过方世镜,他都是被方世镜干的。


“但是我不明白,”黄少天挠了挠脑袋,“他为什么老想着偷跑,难道真的是老年人心态了?还是那个方世镜虐待他了?对了话说不是你们向导挺喜欢给别人套圈的么?你干嘛不给我套一个?”


张佳乐拍了一下自己的口袋:“看到你左前方那位仁兄没有?对,帅的不可思议那位,他把我打劫了衣服扒了,连禁锢圈都不放过。”


黄少天用一脸人才的样子景仰着木苏:“大哥你能再打劫一次么?”


当然不能,收集东西收集到差不多的木苏拎起努力往自家白老虎身上爬的小云豹子塞给张佳乐:“快带回家,这地方不错,我就在这扎营好了。”


张佳乐睁大了眼睛:“你不跟我回去?”


木苏认真地思考了一下:“我还是比较喜欢当一个,野生的哨兵,至少在我找到我想找的那个人之前。”


黄少天眼巴巴地看向张佳乐:“我也想继续当一个,纯天然、无污染、野生的以及自由奔放的哨兵……嗷!”


张佳乐拧着黄少天的耳朵,另一只手提着小云豹的后颈脖子:“你跟我回去,我少个暖床的,放心,我床上藏两个哨兵可能是有点问题,但是一个哨兵还是藏得住的。”


黄少天蔫了吧唧地被张佳乐拎走了,木苏抱着自家白老虎看着他两离去地背影感叹了一下:“总觉得……跟他还是有那么一点联系,反正还会见面的,要是下次想起什么了就问他好了。”


“怎么战后还有这么傻乐傻乐的向导啊,”木苏感叹了一下,“长得还不错,但是这么信任哨兵的话……是怎么安全长这么大的?”


 


【1】


算了,反正我说我是个单纯的伞修喻黄双花你们也不会信了= =


默默期待着乐乐把烦烦摁上床嗯哼( ̄ー ̄)ノ~~マタネー☆’.・.・:★’.・.・:☆’.・.・:★"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620)
©yellowtwoman | Powered by LOFTER